快捷搜索:  as

特朗普向全球挥舞关税大棒并非打乱战 背后有章

原标题:金参考|特朗普向全球挥舞关税大棒并非打乱战 背后章法是

9月24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纽约举行双边会谈。(新华社/法新)

近日,美韩正式签署“升级版”自由贸易协定(FTA)。在韩国迅速妥协让步背景下,特朗普实现重要经贸胜利。

不仅如此,7月欧委会主席容克主动访美“示好”,美欧达成“零关税、零非关税壁垒、零补贴”等原则性共识,美欧贸易止战转和;8月,历经连续5周艰苦谈判,墨西哥最终做出重大妥协,美墨初步达成新贸易协定;9月,日本在倍感压力的情况下,再次开启美日高层经贸对话,妥协让步也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在中美经贸冲突尚未转圜、中方积极主动应对特朗普贸易霸凌行径之际,美国其他主要贸易伙伴纷纷妥协让步、积极“示好”,使特朗普在“双边”领域屡有斩获,对华亦产生深远影响。

美方“多边”转向“双边”理念

特朗普执政以来,向全球挥舞关税大棒,看似毫无章法、打乱战,实则具有清晰的战略思维和利益考虑。

秉持“多边”转向“双边”理念。特朗普是典型的贸易保护主义和重商主义者,认为美国过去几十年在对外贸易政策上“吃了亏”,必须做出重大调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明确指出,美国贸易政策要从“多边”转向“双边”,重谈或修订不符合美国利益的贸易协定。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白宫高级贸易顾问纳瓦罗等人均认为,与“多边”相比,“双边”更具效率,更能发挥美国优势,进而迫使对方做出妥协和让步。过去两年,美国与墨西哥、韩国、欧盟等主要贸易伙伴谈判与磋商,均与上述理念一脉相承。

获得战略和经济利益。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重谈看,在美加墨三国陷入谈判僵局情况下,美国先易后难、各个击破,果断与墨西哥先行展开双边谈判。抓住墨西哥对美国贸易依存度超过80%的“软肋”,利用汽车关税、边境墙、遣返移民等问题强硬施压,迫使墨西哥在争端解决机制、汽车原产地原则、劳工标准、日落条款等关键贸易问题上让步。美国意在获得扭转贸易失衡、提升企业竞争力和扩大就业机会的现实好处,也欲以美墨协定为模板,打造“21世纪高标准”的贸易规则。加拿大担忧被排除北美贸易圈,匆匆与美再次开启谈判,NAFTA升级在望。美国可谓既得“利”,也在得“势”。

从美韩修订FTA情况看,特朗普充分利用韩国对美国在朝核与地区安全问题的严重依赖心理,迫使韩国在汽车关税与非关税壁垒、医药保护政策等方面大幅让步。特朗普主要目标,就是要打开韩汽车市场,削减货物贸易赤字,获得现实经济好处。汽车业联系众多上下游行业,是美国重振制造业的核心,特朗普对此极为看重。

从美与日、欧经贸磋商看,美国凭借钢铝、汽车“232调查”对日、欧施压,虽为经济获益,但多“点到为止”。特朗普希望三方在WTO改革、应对新兴市场所谓的产业补贴、国有企业、强迫技术转移等问题协调立场、采取一致行动。

巩固执政支持率。执政以来,特朗普始终把重谈NAFTA、升级美韩FTA等作为贸易优先议程,希望扭转贸易失衡,实现“让美获益”贸易。中期选举将近,特朗普发力“双边”,取得系列成果,意在兑现竞选承诺,维护白人蓝领利益,巩固执政基本盘,助力共和党选战。

风险虽存 大“势”在我

对中国而言,首先是,外部经贸压力与风险增大。需要清醒地看到,美国对其他贸易伙伴施压,意在获取现实经济利益、也有战略合作需求。但对华经贸施压,既有扭转经贸失衡、打开市场的经济需要,也有遏制中国经济崛起的战略竞争图谋。中美经贸博弈已经上升到模式制度之争。因此,在美欧贸易缓战、美日重启高层经贸对话、美墨达成贸易协定、美韩签署“修订版”FTA背景下,特朗普政府或腾出更多精力对华施压。“双边”屡有收获,也在助长特朗普单边“示强”的嚣张气焰。中美经贸之争将更趋长期性、复杂性和严峻性。

其次,产业链面临挑战。美墨、美韩新协议均包括原产地原则,具有区域排他性。尤其是,美墨协定的汽车原产地原则不仅包括汽车零部件,还包括玻璃、光纤、钢铁等产品。这将使供应链更集中于美国主导的贸易区域内,并改变相关企业的投资流向。如果相关规则进一步扩大到其他领域,中国全球供应链的主导地位将遭削弱。此外,中、墨分别是美国第一、二大贸易进口来源地,中美在机电、玩具、纺织等领域具有竞争关系,美墨达成协议利好墨西哥制造业,或挤压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市场份额。

此外,目前我们还面临国际规则重塑的压力。达成的新协议中,美国在汽车关税与非关税壁垒、知识产权、劳工与环境标准、原产地原则等方面取得“21世纪高标准式”的重大突破。美国欲以此为基准,推动WTO新一轮改革和国际经贸规则重塑,进一步掌握规则制定的主导权。不排除中国面临二次“入世”的风险,再次被动适应新规则。此外,自2017年12月以来,美日欧已经进行多轮部长级经贸磋商,共同应对新兴市场的“市场扭曲”问题,矛头直指中国。中国或面临多方施压,风险不容小觑。

可见,中国正面临改革开放以来最严峻的外部经济环境,也是中国崛起进程中必须要迈过去的“坎”。风险虽存,大“势”在我。与欧、日、韩、加、墨等不同,中国有着党的坚强领导、万众一心,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硬实力”,拥有全球最大消费市场和最完整的工业体系。只要保持战略定力与自信,中国必将取得最终的经贸胜利。(文/孙立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

(以上言论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责任编辑:余鹏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