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留守儿童游戏消费惊人:不打游戏的留守儿童玩

原标题:留守儿童游戏消费惊人:不打游戏的留守儿童玩什么?

这已经不是“剪刀石头布”或“马兰花”的时代了,指望靠屏蔽的思维禁止留守儿童接触网游等显然太不现实,真正的问题是,学校、社会和政府职能部门在大文化层面提供给留守儿童怎样的选择?

网络配图

四川省内江市高楼镇一个小山村,家里连张像样的桌子都没有的留守儿童,却能往游戏里充几百块钱。90后大学生农村支教老师苏叶通过一个游戏辅助软件给痴迷手机游戏的小新算了一笔账,截至目前,小新的游戏里已经充了1000多元了。“一块钱10点券,12308点券,他还有288块钱的皮肤!”

“手机依赖”对于留守儿童来说,显然比城市孩子要严重得多:一来,千里之外的父母靠它了解“家情”。本就对孩子情感有亏,更不舍得在手机硬件上怠慢了孩子。这就是支教老师感慨的,“有的孩子手机比我的都先进。”二来,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带的孩子,基本处于拿着手机随便撒野的状态。隔代教育既没能力管,也宠溺着不想管。

成年人都难以抗拒的粘性电游消费,孩子又怎么可能控制得了自己?于是,一种诡谲的现状叫人百味杂陈:小新家在半山腰,兄弟俩一个穿着一双看上去非常小的儿童凉鞋,另一个拖着一双很大的蓝色拖鞋,每天在学校和半山腰上的家之间来回穿梭。就是这样贫苦的留守儿童,却在游戏消费上出手大方。

客观来说,青少年占很大用户比的国民游戏,在控制低幼消费上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相关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72亿,其中学生占25.4%。于此背景之下,游戏上瘾等问题不宜久拖不决——这不是虚化的企业社会责任,而应该是刚性的社会规则问题。

凡事总有辩证法,留守儿童的网游痴迷问题,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除了游戏平台疏于引导与防控,学校及社会在大文化供给上的短板,也是昭然若揭。放学了、作业做完了,孩子干什么?除了清苦的学业,还有什么文化消遣能拴住孩子的心?这些问题,很现实,也很容易被漠视。换个更直接的问法:你让不打游戏的留守儿童玩什么去?这已经不是“剪刀石头布”或“马兰花”的时代了,指望靠屏蔽的思维禁止留守儿童接触网游等显然太不现实,真正的问题是,学校、社会和政府职能部门在大文化层面提供给留守儿童怎样的选择?

这些年,数千万留守儿童生存安全备受关注。安全固然是底线,但于此之上,还有精神与文化的需求亟待求解。把留守儿童从手机沉迷的失范中拉回来,教育等职能部门恐怕真要使出洪荒之力才行。让留守儿童的精神文化生活更充实更精彩一些,手机才不至于成为他们成长中的洪水猛兽。

(责编:刘辛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