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然玉:手机“靓号”设高资费门槛,有悖定价公

作者:然玉

近日,多位消费者向媒体反映,其使用的手机号被划定为靓号(吉祥号码)后,要求预存高额话费,每月被设定最低消费额度,且部分合约长至本世纪末,甚至终身不得更换套餐。某通信运营商人士回应表示,运营商对靓号“预存话费或承诺最低消费”可抑制倒卖。而有关专家则认为,设置最低消费门槛明显不合理,影响了消费者公平选择的权利。

由手机靓号所引发的消费纠纷早已有之,就在几个月前,安徽还曾就运营商“靓号(吉祥号码)附加不合理条件”等问题专门责令整改。然而,在其他绝大多数地方,运营商的类似做法并未被叫停和处罚,而一直处于某种暧昧的“被默许”状态。即便在公共舆论层面,各方对靓号可否设“高门槛”一事,也是见解各异。这种争议实质上体现出,客观上作为优质稀缺资源的吉祥号码,现实中却难有一套可行的、得体的市场化定价机制。

一般的经济学常识是,越是优质、稀缺的资源,就越是应该得到更高的定价。就此而言,运营商给靓号设置较高的资费门槛,似乎合情合理。但事实上,所谓吉祥号码,纯粹是基于公众的认知偏见与主观判断,与其本身价值的高低并无关系。并且就背后的成本来说,吉祥号码和普通号码丝毫没有差别,故而也该等同视之。正是鉴于此,《电信网码号资源管理办法》才明确禁止运营商向客户收取选号费。

有观点认为,给靓号设置高资费门槛,实际上就是变相收取选号费,这一说法实际上是有道理的。毕竟,运营商通过强制预存花费、拉高最低消费等等手段,客观上使得靓号机主支付了更多花费。而运营商“靓号资费高门槛是为了抑制倒卖”的逻辑其实很奇怪。试问,但凡买卖双方基于自由意愿合法交易、依法过户靓号,那么又有何不可?有需求就会有交换,就会发育出相应的“生意”,这是市场规律使然。

运营商作为带有公共服务属性的商业机构,给价值和使用价值完全相同的号码进行差异化定价并获取超额收益的做法,显然欠妥——这与车管所不能针对好车牌收取“靓号费”的道理是一样的。与此同时,民间围绕“靓号”自发形成的交易意愿与市场流通,却应当被承认和宽容。在此事中,运营商的责任与义务,绝不是越界对市场的自由买卖过度干预,而是真正“做好自己”,比如说完善码号的科学分配机制,从源头杜绝靓号被少数人囤积的可能性。

如果说,运营商就靓号设置高门槛在短时间内还无法改变,那么至少也得做到事前告知、前后一致。现实中,许多人都反映,“自己本来不是靓号,用着用着就变成靓号了”。甚至,还有用户仅仅因为手机尾号数字是8,就被认定为靓号继而要求升级套餐。凡此种种,或已涉嫌单方面违约乃至于强制消费。其性质之恶劣,必须引起足够的警惕。(然玉)

来源:光明网

责任编辑:徐亚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